虎扑将重启IPO之路!字节跳动投资12.6亿元,成第一大股东

2019-06-25 14:32:58   

来源

字体:

 

原标题:虎扑将重启IPO之路!字节跳动投资12.6亿元,成第一大股东

6月5日,上海证监局发布辅导工作进展报告,公告了虎扑的高管人员变更以及股权变更事项。值得关注的是,字节跳动通过旗下公司持股,持股数量已经超越虎扑董事长程杭,成为虎扑第一大股东。

对此,字节跳动回应南都记者:“字节跳动向虎扑投资12.6亿元人民币,持股比例为30%。双方将围绕内容互通和内容创作者协同服务展开全面合作,让信息为用户创造更多价值。虎扑寻求独立IPO,以程杭为首的公司管理层仍然是虎扑公司实际控制方。”

股权变更后虎扑股权结构。虎扑迄今最大一笔融资

公告显示,2月28日,上海鼎点将其持有的虎扑1610.843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3.664%)以转让对价2.7328亿元人民币转让给字节跳动子公司量子科技。量子科技以5.6672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款认购占本次投资后在全面稀释基础上公司7.339%的新增股份(对应933.7234万股股份)。

4月26日,字节跳动另一子公司闻学科技与上海久麦、杨冰、江伟签署了协议,分别约定上海久麦将其持有的虎扑699.756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5%)以转让对价2.31亿元人民币、江伟将其持有的虎扑318.070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5%)以转让对价1.05亿元人民币、杨冰将其持有的虎扑254.4567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以转让对价0.84亿元人民币转让给闻学科技。

本次股份转让及增资完成后,量子科技在虎扑持股20%,闻学科技在虎扑持股10%。企查查数据显示,量子科技由字节跳动100%持股,闻学科技由字节跳动子公司星云创迹100%持股,也就是说字节跳动目前在虎扑持股30%,超过程杭成为虎扑第一大股东。

同时,3月24日,虎扑股东大会还选举通过字节跳动高级战略经理李玉萍任第二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对此,字节跳动回应南都记者称:“字节跳动向虎扑投资12.6亿元人民币,持股比例为30%。双方将围绕内容互通和内容创作者协同服务展开全面合作,让信息为用户创造更多价值。”

融资或将是为再度冲击IPO做准备

有消息称虎扑此次融资是在为再次冲击IPO做准备,字节跳动也对南都记者表示“虎扑寻求独立IPO”。

早在2016年4月,虎扑就曾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拟在上交所上市。2017年3月,虎扑主动终止IPO进程。市场普遍说法为虎扑借壳公司*ST亚星重组交易失败,导致上市计划流产。

2019年4月23日,上海证监局披露虎扑首次发行A股辅导备案情况,辅导机构为中金公司和东财证券,辅导工作已于3月开始。

公告显示,目前辅导工作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集中培训、解决问题,重点在于集中学习和培训,诊断问题并加以解决。第二阶段为完成辅导计划,重点在于完成辅导计划,进行考核评估,做好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股票申请文件的准备工作。

采写:实习生汪陈晨南都记者徐冰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尽管上市路一波三折,但虎扑三年间并未断了这个念想。

近日,新京报记者自上海监管局获悉,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虎扑)已于2019年3月开始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项目辅导。

相比于2016年冲刺A股的虎扑,现如今,其创始人程杭的持股比例已经增加,不过,上市公司贵人鸟已经退出股东阵营。

冲击A股曾被否,创始人程杭持股比例增加

虎扑成立于2007年9月25日,致力于利用互联网手段服务广大体育运动人群。根据公开资料,截至目前,虎扑全平台累计注册用户数超过3000万,基于海量用户平台,公司已发展为由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推动,互联网营销服务及增值平台服务板块联动的产业领军企业。

事实上,虎扑在2016年4月8日就曾提交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不过,将近一年后,虎扑被终止IPO审查。

闯关未成,其间,虎扑还被曝谋求通过借壳方式上市,最终却也在半年内画上了句号。

2016年下半年,上市公司亚星化学筹划了一起重大资产重组,交易对方为程杭等无关联第三方,标的资产初步定为程杭持有的体育资产。

彼时,坊间便有传言称,这起交易的实质便是虎扑欲借壳上市。最终,这起重大资产重组于2016年年底宣告终止。

2017年1月3日,在投资者说明会上,有投资者问及“网传重组标的是程杭实控的虎扑体育,请予证实。”对此,亚星化学回复道:“已终止的连续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为程杭持有的体育资产,标的资产具体范围尚未确定。”

根据上海监管局于2019年4月23日披露的虎扑上市辅导备案情况报告公示,虎扑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程杭。程杭直接持有虎扑29552813股股份,占虎扑股份总数的25.068%,程杭通过其控制的企业上海久麦信息系统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上海亮虎信息系统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控制虎扑18.988%的股份,因而,程杭目前实际控制虎扑44.056%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虎扑于2016年4月提交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程杭直接持有虎扑29.56%的股份,通过上海亮虎和上海之虎间接持有虎扑2.09%的股份,合计持有虎扑31.65%的股份。

程杭出生于1979年8月23日,为虎扑的主要发起人。2013年,程杭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创业初衷是国内没有让他作为一个狂热篮球迷感觉到“好”的篮球网站。

截至2019年2月28日,虎扑的总股本为117891125股。程杭、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金启元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湖北)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上海久麦、上海亮虎信息系统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江伟、上海景扑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景林景麒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杨冰、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中金澔冠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股25.068%、13.664%、12.651%、11.562%、7.426%、7.343%、6.534%、4.543%、4.228%、4.217%;其余股东共计持3258951股,占比2.764%,上述股东合计持有100%。

贵人鸟去年清仓虎扑股权,不足4年赚3412万

虽然此前冲击A股以失败告终,但是虎扑背后,曾经出现过上市公司股东。

2015年1月20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公司参与设立的泉州盛翔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拟在成立后与泉州泉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晟投资”)签署《投资合作协议》,拟向泉晟投资提供一笔23916万元的借款,借款期限为十年,经双方同意可以延长。泉晟投资在接收上述借款后用于受让虎扑(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并对虎扑增资;泉晟投资正就上述股权交易与虎扑现有股东及虎扑商谈,预计该等股权交易完成后,泉晟投资将持有虎扑股权比例不低于15%,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2015年5月,泉晟投资完成对虎扑体育的投资入股,贵人鸟本次通过泉晟投资间接享有其持有虎扑16.11%股权的未来全部变现收益。

2018年1月,贵人鸟收到泉晟投资及虎扑的通知,获悉虎扑基于自身发展需求,引入了中金启元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湖北)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中金澔冠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机构作为其战略投资者,上述新增投资人共计出资6.18亿元,分别通过受让部分股权及对其增资的方式入股虎扑,成为其主要股东。因此,泉晟投资持有虎扑的股份数量未发生变化,虽股权比例由16.11%被动稀释至13.66%,但仍为虎扑的第二大股东。

到了当年10月底,贵人鸟在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中表示,报告期内,经公司第三届董事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公司准予泉翔投资同意泉晟投资将其持有的虎扑13.66%股权转让给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27328万元。泉晟投资获得该笔股权转让款后,已全部偿还至本公司。

遭遇下架风波

欲圆梦A股上市的虎扑,近来刚刚走出下架风波。

今年3月,多名网友发现,虎扑APP在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无法搜到,疑似被各大应用商店下架,#虎扑APP被下架#随即登上微博热搜榜。据媒体报道,虎扑APP从今年2月份就陆续消失在各大应用市场。

由于虎扑及其用户曾经发起或参与了多起娱乐事件,如“吴亦凡与虎扑互锤事件”“蔡徐坤成为NBA形象大使引虎扑网友不满”等,此次虎扑APP被下架也被外界猜测是否与流量明星有关。

据AI财经社报道,一位接近虎扑的内部人士向其透露“跟饭圈争斗无关,虎扑体育去年因为跟AppStore的分成没谈拢就下架了一次,后面两次下架都和内容有关系。”

根据七麦数据显示,接近2个月的下架使得虎扑每天损失至少上万的新增下载。

对于此事,虎扑内部工作人员曾回应媒体称,“下架为内部调整,未来会重新上线运营。”现如今,虎扑APP已经重新上架。

根据此前招股说明书,自2004年篮球论坛hoopCHINA创立以来,虎扑凭借其专业性与互动性,在各类体育网站中脱颖而出,吸引了大批资深球迷成为网站的首批忠实用户。

最新披露的辅导备案情况报告显示,虎扑拥有配资114访问量最大的体育垂直网站——“虎扑体育网”、国内最富影响力的体育类移动客户端——“虎扑体育移动客户端”、配资114领先的运动潮流商品购物网站及客户端——“识货网”及“识货移动客户端”以及国内流量最大的民间球手1V1单挑赛平台“路人王”。

新京报记者阎侠编辑王进雨岳彩周校对李立军

记者联系方式:yanxia@xjbnews.com

[摘要]贵人鸟2018年三季度显示,2018年前三个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减少0.52%至23.02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1606万元,同比暴跌89.14%。

时代周报记者刘科发自杭州

体育服饰品牌贵人鸟(603555.SH)正深陷寒冬中。

12月12日,贵人鸟发布《关于出售控股子公司股权及变更相关业绩承诺补偿方式的公告》,拟以3亿元转让子公司杰之行50.01%股权,作价包括杰之行股权估值约2亿元及业绩补偿估值约1亿元,预计此交易将给公司带来约1.3亿元的投资亏损。

随后,上交所对贵人鸟下发问询函,对相关事宜进行问询,要求披露更多详情。

此前12月11日,贵人鸟公告称,因存在违规事项,贵人鸟财务总监李志平、前任董秘周世勇以及现任董秘洪再春被福建省证监局出具警示函,责令其进行整改。

贵人鸟在2014年上市,巅峰时有400亿元市值,创始人林天福曾是泉州首富。但是上市后的贵人鸟,在跨界收购、多元化转型后,非但没有改善业绩,反而净利润陷入持续下滑中。

在体育产业虚度4年,如今沦落到需要亏本甩卖子公司的局面,贵人鸟将何去何从?

亏损出售子公司补血

亏损1.3亿元出售子公司,是贵人鸟近年来经营状况的缩影。

2016年6月,贵人鸟以3.83亿元现金收购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之行”)50.01%的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

杰之行主营业务为多体育用品品牌的线下实体店铺代理销售。贵人鸟于2016年6月收购杰之行时,按照市盈率法对标的公司进行估值,即以杰之行2015年净利润为基础,以15倍市盈率确定估值为6亿元。

而根据此次贵人鸟出售杰之行股权的公告,以资产基础法的评估结果作为评估结论,杰之行估值为3.98亿元,较2016年估值已降低33.64%。

因此,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贵人鸟说明前后两次估值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和合理性。

12月19日,贵人鸟在回复上交所时称:“杰之行经营业绩受到整体鞋服行业经营环境的影响,出现较大的波动,未能达成预计的经营目标。同时由于实体店铺的运营对资金需求较大,去年以来企业的整体融资环境出现较大的变化,出于上市公司优化财务结构,盘活存量资产,提升公司整体运营效率,确保公司核心品牌运动装备业务良性运营的战略考虑,公司作出出售控股子公司杰之行股权的决定。”

自2017年以来,杰之行新开多家位于核心商业区的店铺,由于近年社会人工及商业门店租赁费用成本上涨,综合导致销售费用、人工成本等费用持续攀升,杰之行2016年销售费用较上年增长14.30%至1.6亿元;2017年销售费用较上年增长16.17%至1.8亿元;2018年1–9月发生的销售费用已至1.96亿元。

另一方面,杰之行自2017年以来新开店铺销售已形成库存商品积压,2018年9月末的库存商品跌价准备余额为1574万元,较2017年末增长127.76%。

而杰之行原股东曾承诺杰之行2016年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三年净利润合计不低于2亿元。但杰之行2016年实际净利润为5119万元、2017年实际净利润为4075万元、2018年前三季实际净利润为-1189万元,目前其业绩承诺已无法实现。

出售杰之行的背后,更为重要的是,贵人鸟已不得不通过处置部分资产来补充上市公司运营资金。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贵人鸟已累计净偿还超16亿元债务(含本息)。

债务的集中兑付,占用了其运营资金,加之股价持续下跌带来的后续效应,贵人鸟的资金链进一步承压。2018年6月14日,贵人鸟的股价曾达到最高点28.9元,总市值181.8亿元。随后,贵人鸟接连8个交易日跌停,股价下跌超过80%左右。

截至12月24日收盘,贵人鸟市值为38.85亿元,较年初市值已蒸发超过140亿。

盲目扩张

2014年1月,贵人鸟在上交所成功上市,成为A股市场上首家运动品牌。由于A股市场估值优势,加之安踏在港股市场展现出的国产运动品牌成长潜力,贵人鸟一上市,市值即超越在港股上市多年的特步和361度。

上市后的首份年报中,贵人鸟提出,要推动公司由“传统运动鞋服行业经营”向“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的战略转型。

在上述思路主导下,2015年,贵人鸟投资并购动作频频:投资虎扑体育成为后者的第二大股东,双方还与景林资本共同合作成立了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动域资本;以2000万欧元投资了西班牙足球经纪业务公司BOY;以近两亿元投资康湃思体育。

2016年,贵人鸟与虎扑体育设立了第二期体育产业基金竞动域,至2017年末已实际出资2亿元;分别以3.831亿元和3.825亿元控股了杰之行和名鞋库;以1510.50万元投资享安保险,拟出资2.6亿联合设立安康保险;以2603.72万美元收购AND1品牌在配资114的授权。

2017年,贵人鸟以3.675亿元收购了名鞋库剩余49%股权;通过杰之行以1.5亿元认购湖北胜道体育45.45%股权;2000万欧元收购PRINCE在配资114及韩国区域的使用权;以27亿元收购威康健盛,最终失败。这一年,贵人鸟甚至想改名为“全能体育”。

看似庞大的版图,非但没有给贵人鸟带来预想中的业绩增长,反倒是为其增添了不小的资金压力。时代周报记者统计,贵人鸟在这三年的累积实际投资额已经超过20亿元,而这一数字基本相当于这家上市公司过去8年的累积净利润总额。

大开大合的投资和收购使得贵人鸟压力山大,资金周转捉襟见肘,已不得不通过出售资产自保。

除出售杰之行外,今年8月,贵人鸟将持有的虎扑体育13.66%股权作价2.73亿元,转让给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此外,贵人鸟还将持有的参股公司康湃思体育、康湃思体育咨询公司37%的股权,以1.43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

面临关店潮

12月11日,贵人鸟称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福建证监局警示函,警示函的核心是贵人鸟未及时披露支持经销商的相关财务信息。

数据显示,在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期间,贵人鸟分别向经销商累计提供财务资助19.42亿元、17.45亿元、14.19亿元,共向经销商累计提供财务资助51亿元。

一直以来,贵人鸟的销售模式基本以向经销商批发销售为主。数据显示,2015–2017年,贵人鸟的批发销售收入分别占整体营业收入的99.96%、82.93%、55.23%,批发销售收入常年占单一贵人鸟品牌销售收入98%以上。

对经销商模式依赖严重,这也意味着,一旦经销商无法完成销售目标,上市公司的销售业绩将受到影响。为支持经销商稳定运营,贵人鸟一直对经销商提供财务支持。反之,一旦贵人鸟停止对其进行补助,经销商终端店铺的货品周转率就出现下降,营收将下滑。

贵人鸟2018年三季度显示,2018年前三个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减少0.52%至23.02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1606万元,同比暴跌89.14%。

“主业不佳甚至萎缩,还盲目多元化布局,加速了贵人鸟的问题爆发。现在贵人鸟已经被安踏和李宁远远甩在身后了。”华侨基金投行部一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贵人鸟主品牌正在经历关店潮。2018年三季报显示,贵人鸟在2018年开店铺516家,关闭804家,即净关闭288家,基本达到“日关一店”的水平。

业绩下滑和不断关闭门店后,贵人鸟还面临质押风险。截至目前,公司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共持有公司股份4.7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6.22%,全部处于质押状态,其中累计1.02亿股股份被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16.18%。

http://www.time-weekly.com/html/20181225/255878_1.html

风险投资领域第一新媒体,不容错过

作者:意卿

距离9月29日贵人鸟员工持股计划解禁已经没有几天了,但是以目前7.19元/股的价格(截至2018年9月25日)计算,贵人鸟员工持股计划浮亏已近7成。

祸不单行的贵人鸟于9月20日晚间,发布一则关于公司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表示其接到了公司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所持有其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的通知,再次引发市场关注。

员工持股计划,无一高管人员买入

2017年9月29日,“华润信托贵人鸟1号”信托计划完成员工持股计划买入,累计购买上市公司股票222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4%,成交均价为21.92元/股,锁定期12个月。

在这12个月里,公司股价最高到过28.65元/股,然而紧接着股价遭遇断崖式下跌,连续8个交易日跌停。现在马上就要到解禁期,股价却无任何起色。根据贵人鸟去年披露的相关公告,该信托计划按1:1比例设立了优先级和次级份额,公司员工出资2.5亿元认购次级份额,招商银行厦门分行出资2.5亿元认购优先级份额,募集资金总额为5亿元。

优先级份额可实现的权益,包括本金回收和5.5%的预期年化收益率。然而,员工认购的属于次级份额,不仅无法保障收益,并且因为加杠杆的设计,股价下跌导致的亏损是先亏员工持股计划的部分。

对于员工的权益是否能得到保障,GPLP君采访了贵人鸟的相关负责人,贵人鸟给予了如下回复:“公司控股股东已通过股权质押担保形式,为员工持股计划信用增级人林天福先生在员工持股计划信托计划下负有的义务和责任提供质押担保,公司及控股股东将尽最大努力保障公司员工利益。”

对于控股股东质押股票是为员工权益保障还是为了周转公司现金流,目前暂不得知。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该次员工持股计划没有一名高管人员参与认购。那么贵人鸟是否对公司股价早就没有信心了呢?

业绩低迷,控股股东股票被司法冻结。

8月31日,贵人鸟公开了2018年半年报,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5.36亿元,同比下降2.6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0.34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的1.30亿元,降幅高达73.51%,营收与净利双双下滑。

实际上,这已是贵人鸟从2016年开始,连续第三年的净利下滑。2015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3.32亿元,两年过去,2017年的净利润腰斩,降至1.57亿元。

而业绩下滑与贵人鸟转型失败不无关系。

近些年来,贵人鸟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繁,致力于多元化拓展。2015年,公司出资2.4亿元参与虎扑体育的融资,出资2000万欧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2016年,贵人鸟出资3.83亿元控股体育用品零售商杰之行,出资3.825亿元收购厦门名鞋库51%的股权,出资2600万美元收购篮球装备品牌AND1,出资2.6亿与多家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了安康保险;2017年,公司拟出资27亿元收购威尔士健身,不过最终失败。

可惜的是,贵人鸟的多元化尝试不仅不成功,还因为大举并购导致公司现金流紧张。

今年8月,贵人鸟将其持有的参股公司康湃思体育和康湃思咨询各37%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转让金额分别为1.25亿元、811.42万元。

同时,贵人鸟还同意泉晟投资出售其所持有的康湃思网络30%股权给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获得的6525万元转让金额用以归还贵人鸟借款。

8月6日晚,贵人鸟再次发布公告,宣布出售所持有的虎扑13.66%的股权:同意泉晟投资将持有虎扑13.66%的股权转让予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2.73亿元,转让金用于偿还贵人鸟借款本息。

这也意味着贵人鸟近年跨界投资的商业价值远不及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如此快进快出的并购与出售,贵人鸟方面表示是长远利益打算,是否是着这样呢?

屋漏偏逢连夜雨,9月20日,贵人鸟控股股东所持有的部分股份又被司法冻结,使其本身就薄弱的资金实力面临严峻挑战。

而对于不断出售之前并购的虎扑体育、康湃思体育等股份,贵人鸟的相关负责人向GPLP君表示:“公司出售虎扑、康湃思等对外投资权益,有利于公司盘活存量资产,优化公司资本结构,降低公司财务费用,提高公司整体运营效率,符合公司长远利益。”

有的是正常的经营行为,但其中也不乏为了快速创造利润,以美化财报的案例。

这也是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12月以来,多家抛出资产出售计划的上市公司遭到了监管问询。此前经历闪崩的贵人鸟(603555.SH)也包括在其中。

业绩未达标,打折出售子公司,估值合理性遭问询

2018年12月12日,贵人鸟发布《关于出售控股子公司股权及变更相关业绩承诺补偿方式的公告》,拟以3亿元(30,006万元)转让子公司杰之行50.01%股权,作价包括杰之行股权估值约2亿元以及业绩补偿估值约1亿元。预计此交易将给公司带来约1.3亿的投资亏损。

公告发出当日,上交所即对贵人鸟下发了《关于对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出售控股子公司股权事项的问询函》,对相关事宜进行问询。通读问询函,交易所关注的重点在于杰之行估值的合理性。

杰之行是一家体育运动产品专业零售商,授权经营包括耐克、阿迪、匡威、NewBalance及李宁在内多个品牌的运动服饰、配件及器材。

财报显示,2016年,贵人鸟出资3.83亿用于受让杰之行股权并对其增资,取得杰之行50.1%的股权,合并形成商誉约2.34亿。

同时,根据双方的相关协议,杰之行的业绩承诺期为2016-2018年,承诺业绩为2016

年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三年净利润合计不低于2亿元。

但是,到了业绩承诺期的最后一年,公司预计杰之行三年整体业绩承诺无法实现。2018年1-9月,杰之行亏损1189.42万元:根据公告,业绩承诺无法实现的主要原因系杰之行2017年起新开多家位于核心商业区的大型集合店铺,以致成本费用持续攀升,资金需求较大。

2018年年关将近,公司计划出售杰之行相关股权及变更相关业绩承诺补偿方式。

资料显示,贵人鸟收购杰之行时,按照市盈率法对杰之行整体的估值为6亿元。然而,在贵人鸟股权出售的公告中,以2018年9月30日为评估基准日,按资产基础法对其估值为3.98亿,估值较2016年降低约33.64%。截图如下: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该项交易预计将给公司带来约1.3亿的投资亏损,但杰之行商誉2.34亿元未曾计提过减值,与继续并表之后杰之行亏损利润的拖累以及业绩承诺未达标可能计提的商誉减值相比,1.3亿的投资亏损真的算高吗?

除了对此次交易“前后两次估值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和合理性”进行问询之外,交易所还关注了相关商誉的减值计提问题:“请公司结合实际经营情况,补充披露以前年度商誉减值测试的过程、参数及商誉减值损失的确认方法,说明商誉未计提减值是否审慎、充分”。

多元化转型业绩不进反退,账面遗留商誉5.74亿

贵人鸟上市于2014年,上市之后公司即抛出了“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的战略升级目标,并积极寻找并购标的以实现多元化的资产整合。

2015年初,贵人鸟以2.4亿元入股虎扑体育,并成为第二大股东。同年7月,又获得了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TheBestOfYouSports,S.A

30.77%的股权。粗略整理贵人鸟上市以来的主要收购情况如下:除上述收购外,2016年,公司还出资6500万元与厦门融一科技共同投资设立了享安保险经纪公司,意图布局体育保险领域。但仅8个月之后,享安保险又被注销。2017年,贵人鸟拟以27亿元高溢价收购威康健身100%股权,以布局体育健身领域,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一系列投资收购之下,贵人鸟的多元化布局初步形成,但公司业绩却并不乐观。自2014至2017年,公司营收由19.2亿增长至32.52亿,累计增幅69.38%,但归母净利润却由3.12亿下滑至1.57亿,累计下降49.68%。根据三季报,2018年1-9月公司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02亿元和1605.91万元,同比分别下降0.52%和89.14%;扣非净利润亏损4259.13万,上市以来扣非首亏。

此外,旗下贵人鸟品牌前三季度新开店铺516家,关闭804家,即净关闭288家,公司继2017年以来的关店潮似乎仍在继续。

几年的多元化发展,并没有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反而给公司账面带来了不小的商誉。截止2018年9月30日,贵人鸟账面商誉金额约5.74亿,约占净资产的22.95%,尚未计提过减值。

随着业绩下滑,贵人鸟开始出售资产。今年8月以来,贵人鸟已先后卖出了此前收购的子公司康湃思体育和虎扑体育,合计获得资金约5亿元,用以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借款本息。

高负债与高股东质押

除了需要面对的商誉减值测试外,公司的高负债率与高比例的股东质押也值得引起投资者注意。

资料显示,上市以来,包括IPO在内,贵人鸟累计直接融资超过60亿元。其中,债券融资超过40亿元。与此同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由2014年的46.84%攀升至2017年的65.36%,利息支出也由5285.68万增至2.3亿元。

公司的股东质押情况也不容乐观。

2018年6月14日,公司股价突然闪崩,并在之后7个交易日里连续跌停。在此轮暴跌之前,公司实控人的股份质押率已高达64.02%,伴随持续下跌的股价,公司股份的质押率迅速走高。

9月20日,公司发布公告称贵人鸟集团所持有的公司10,169.5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及孳息(其中:所冻结9700

万股已办理质押登记)已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该强制执行申请方为厦门信托,冻结期限为3年。

根据三季报,截止2018年9月30日,公司实控人持股比例为76.22%,而实控人处于质押、冻结状态的股份占比达到100%。重重危机之下,贵人鸟一方面陆续剥离资产,另一方面开始按计划收购经销商渠道。

12月12日,公司发布关于优化销售模式暨签署重要合同的公告,计划将原来部分的传统贵人鸟品牌经销授权合作模式逐步转变为类直营合作模式。根据公告,公司拟收购部分经销商的渠道资源,并收回其部分库存。其中渠道购买合同金额1.47亿元,采购合同金额预计4.19亿元。预计交易将减少公司2018年度主营业务毛利2亿元,同时公司拟将购买销售渠道费用化计入今年当期损益。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贵人鸟发布渠道收购公告的同一日,福建证监局向公司出具了警示函,对公司向经销商提供财务资助未及时披露、未按照交易实质进行财务核算及提前确认资产处置收益等问题做出了警示。(GCH/YYL)

作者:意卿

来源:GPLP(ID:gplpcn)

距离9月29日贵人鸟员工持股计划解禁已经没有几天了,但是以目前7.19元/股的价格(截至2018年9月25日)计算,贵人鸟员工持股计划浮亏已近7成。

祸不单行的贵人鸟于9月20日晚间,发布一则关于公司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表示其接到了公司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所持有其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的通知,再次引发市场关注。

来源:公司公告

员工持股计划,无一高管人员买入

2017年9月29日,“华润信托贵人鸟1号”信托计划完成员工持股计划买入,累计购买上市公司股票222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4%,成交均价为21.92元/股,锁定期12个月。

在这12个月里,公司股价最高到过28.65元/股,然而紧接着股价遭遇断崖式下跌,连续8个交易日跌停。现在马上就要到解禁期,股价却无任何起色。根据贵人鸟去年披露的相关公告,该信托计划按1:1比例设立了优先级和次级份额,公司员工出资2.5亿元认购次级份额,招商银行厦门分行出资2.5亿元认购优先级份额,募集资金总额为5亿元。

优先级份额可实现的权益,包括本金回收和5.5%的预期年化收益率。然而,员工认购的属于次级份额,不仅无法保障收益,并且因为加杠杆的设计,股价下跌导致的亏损是先亏员工持股计划的部分。

对于员工的权益是否能得到保障,GPLP君采访了贵人鸟的相关负责人,贵人鸟给予了如下回复:“公司控股股东已通过股权质押担保形式,为员工持股计划信用增级人林天福先生在员工持股计划信托计划下负有的义务和责任提供质押担保,公司及控股股东将尽最大努力保障公司员工利益。”

来源:公司公告

对于控股股东质押股票是为员工权益保障还是为了周转公司现金流,目前暂不得知。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该次员工持股计划没有一名高管人员参与认购。那么贵人鸟是否对公司股价早就没有信心了呢?

业绩低迷,控股股东股票被司法冻结。

8月31日,贵人鸟公开了2018年半年报,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5.36亿元,同比下降2.6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0.34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的1.30亿元,降幅高达73.51%,营收与净利双双下滑。

来源:wind

实际上,这已是贵人鸟从2016年开始,连续第三年的净利下滑。2015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3.32亿元,两年过去,2017年的净利润腰斩,降至1.57亿元。

而业绩下滑与贵人鸟转型失败不无关系。

近些年来,贵人鸟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繁,致力于多元化拓展。2015年,公司出资2.4亿元参与虎扑体育的融资,出资2000万欧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2016年,贵人鸟出资3.83亿元控股体育用品零售商杰之行,出资3.825亿元收购厦门名鞋库51%的股权,出资2600万美元收购篮球装备品牌AND1,出资2.6亿与多家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了安康保险;2017年,公司拟出资27亿元收购威尔士健身,不过最终失败。

可惜的是,贵人鸟的多元化尝试不仅不成功,还因为大举并购导致公司现金流紧张。

今年8月,贵人鸟将其持有的参股公司康湃思体育和康湃思咨询各37%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转让金额分别为1.25亿元、811.42万元。

同时,贵人鸟还同意泉晟投资出售其所持有的康湃思网络30%股权给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获得的6525万元转让金额用以归还贵人鸟借款。

8月6日晚,贵人鸟再次发布公告,宣布出售所持有的虎扑13.66%的股权:同意泉晟投资将持有虎扑13.66%的股权转让予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2.73亿元,转让金用于偿还贵人鸟借款本息。

这也意味着贵人鸟近年跨界投资的商业价值远不及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如此快进快出的并购与出售,贵人鸟方面表示是长远利益打算,是否是着这样呢?

屋漏偏逢连夜雨,9月20日,贵人鸟控股股东所持有的部分股份又被司法冻结,使其本身就薄弱的资金实力面临严峻挑战。

而对于不断出售之前并购的虎扑体育、康湃思体育等股份,贵人鸟的相关负责人向GPLP君表示:“公司出售虎扑、康湃思等对外投资权益,有利于公司盘活存量资产,优化公司资本结构,降低公司财务费用,提高公司整体运营效率,符合公司长远利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来源:投资界

“虎扑APP下架”这一消息在昨日登上了微博热搜榜,一时间引发了舆论热议。

该APP目前在各大安卓应用商店和苹果AppStore均已搜索不到,仅剩其旗下的识货和毒这两款APP。此外,虎扑App官方公众号也已经不再更新任何消息。而对于此事,虎扑官方目前并未作出任何回应。

众多网友表示,虎扑APP此次下架可谓是毫无征兆,一些网友甚至是因为更换了手机需要重新下载虎扑APP,才发现已无法下载,有网友戏言:“现在我用的都是绝版APP。”

至于下架原因,有相关业内人士表示,导致虎扑APP下架的直接原因,或和前段时间发生的那起为某女明星营销争夺流量,而造谣辱骂另一男星事件有关。但据新芽NewSeed(ID:pelink)了解到,虎扑APP下架其实已经超过一个月的时间,因此下架原因应该不单单是因为近日发生的这起事件,只是不知为何会在此时突然登上热搜引发关注。

“直男大本营”是最鲜明标签

虎扑的前身是由程杭在2004年于芝加哥创办的hoopCHINA篮球论坛,专注于为国内球迷翻译与整理NBA的“新闻与流言”,后在2007年开始公司化运营,成立了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上线了足球、网球、F1和C2C等频道,并于2012年推出移动端,目前旗下业务板块虎主要分为“社区媒体、交易、产业投资”三大板块,包含虎扑识货、虎扑体育、毒APP等,全平台月活达到5500万。

尽管拥有如此庞大的用户规模中,但虎扑与其它诸如豆瓣、贴吧等平台相比依然只能算是一个小众社区,有着自己独具特色的社区文化。

首先,虎扑有着极强的排他性,制定了一套注册答题、等级发言制度,用户想在虎扑发帖需要先回答问题,只有答题得到一定的分数后才能够成为注册用户、拥有发帖资格。好处是,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用户群体的质量和对社区文化的了解。

其次,“直男大本营”是虎扑身上最鲜明的标签。在虎扑全平台用户中,男性用户占比超过80%,他们自称为“JRs”,“伪女权”成为共同讨伐的问题。其中,最著名的直男文化盛行的板块无疑为“虎扑步行街”。在这个版块,关于女性的话题占据了一半的流量,甚至还有参考世界杯和欧冠赛制的虎扑女神大赛。

但正是因为这独具特色的社区文化,也使得虎扑经常处在舆论争议的中心点,去年7月与吴亦凡及其粉丝的那场口水大战,更是让虎扑一度在热搜榜首高居不下。

起因是有虎扑网友发布了一段吴亦凡在《配资114新说唱》上唱rap的消音视频,质疑吴亦凡表演不够专业,这引起了吴亦凡粉丝群体“梅格妮”们的不满,于是她们开始去虎扑举报,并号召铁粉入侵虎扑。

随着虎扑官方的介入以及吴亦凡本人的正式回应,事件的热度愈演愈烈,持续了数天之久才从微博热搜榜上渐渐消失。

这起事件给虎扑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其官方微博粉丝一天之内从66万增长到82万,淘宝上甚至出现了售价高达百万千万的可回帖的虎扑账号。当然,毫无意外的是,虎扑“直男大本营”这一形象变得更加深入人心。

长路漫漫的上市之路

敢于与吴亦凡3200万微博粉丝正面硬刚的背后,是虎扑谋求上市的野心。

从2007年成立之初,资本市场就显现出对虎扑的青睐,当年虎扑即获得了汇石股权投资和晨兴资本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随后的2012年到2015年,虎扑又获得了3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数亿人民币。

与此同时,在2014年10月,***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46号文”),该文件不仅将全民健身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还明确要求2025年前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

该文件的**不仅引发了资本市场对于体育产业投资的热潮,也加快了虎扑上市的进程。

据公开资料显示,虎扑于2016年4月8日向上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但在2017年3月却被证监会终止审查,原因是:“发行人应收账款余额较高、周转率下降,业绩波动较大且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和净利润的差异较大,无形资产会计核算的规范性存疑”。

对此,虎扑方面曾表示:“是主动撤回IPO申请,并非被否决,而公司撤回IPO申报材料的原因则是为了进一步推动战略及业务调整,多元发展,改善盈利模式单一的问题。”

的确,在虎扑当时的盈利模式中,广告业务占到很高的比重。2013年到2015年,虎扑的广告收入分别达到5473.57万元、7860.13万元和1.22亿元,占比由55.64%上升至60.78%。

此前,虎扑还尝试过借壳上市的方法,其与潍坊亚星化学股份有限公司(*ST亚星)在2016年11月15日宣布重组,但仅过了一月之久,由于*ST亚星扭亏为盈,避免了被强制退市,因此交易进程终止,虎扑的借壳计划也宣告失败。

不过,虎扑的上市梦并未因此停止。在2018年1月,虎扑宣布完成新一轮6.18亿人民币融资,由中金公司领投。彼时,虎扑也寻找到了新的变现模式即电商业务。据虎扑公布的数据显示,虎扑旗下电商平台“识货”,2017交易规模超过20亿,12月日均订单3万单,在虎扑的总收入中,电商业务的营业收入占比超过三分之一。

但好景不长,虎扑的D轮投资方上市公司贵人鸟在去年8月发布公告,拟将所持虎扑13.66%的股权作价2.7亿元转让给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上海鼎点的法人代表实际是虎扑的第三大股东江伟。也就是说,此次转让实质上是虎扑管理层的回购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贵人鸟对于虎扑前景的不再看好。

此次虎扑APP遭全网下架,也有许多虎扑网友认为与其一直执着于上市不无关系,引发了强烈吐槽。“千方百计做推广,自欺欺人搞管理,不择手段商业化,自甘堕落蹭流量。”、“为了上市,官方一级小号发帖引战,无下限蹭热度确实有吧,真的让jrs出去晒太阳都没底气。”

显然,虎扑的上市之路仍很漫长,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广大JRs所指出的问题,如何回到那个最纯粹的体育社区,而不是一味地为了流量而活。

毕竟,当你最忠实的一批用户都离你而去时,拥有再多的流量也无济于事了。

虎扑将重启IPO之路!字节跳动投资12.6亿元,成第一大股东

2019年1月30日,贵人鸟发布了关于2018年年度的业绩预告,公司预计贵人鸟在2018年将亏损6.4亿到8.2亿之间,这个消息一出令很多人都很惊讶,毕竟在多数人印象中,国产品牌贵人鸟的口碑还是不错的。随着业绩预亏消息的传出,贵人鸟的股价一开始下跌,一度低到上市以来最低点。贵人鸟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1987年贵人鸟成立,开始走进大众的视野。到了2002年,贵人鸟开始从地方走向全国,更是邀请了当时红遍大江南北的刘德华张柏芝等人为品牌代言,借助偶像的力量将品牌的知名度打响。可以说,在那个时间段,大街上到处都有穿贵人鸟品牌产品的男男女女,贵人鸟的高性价比更是为品牌赢得了较好的口碑。

2014年1月份,贵人鸟在A股上市成功,也是A股市场上第一家运动品牌公司。在刚上市的时候,贵人鸟也有着非常不错的成绩,市值一路飙升,一度突破400亿。在当时可以说是超过了李宁,特步这些运动品牌。

有业界人士对此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认为是贵人鸟在A股市场上获得了资本支持。因为在2014年之前,贵人鸟在业务方面的表现和其他几家运动品牌相比,还是显得比较落后的。在2011年到2013年这几年之间,贵人鸟每年营收基本上维持在25亿元左右,同期李宁,特步这几家营收要比贵人鸟品牌多得多。

按理说借助A股资本支持,贵人鸟应该是如借东风,但是贵人鸟在经营上面却开始摸索着准备转型。2014年,贵人鸟年度年报中,贵人鸟就提到公司准备从传统运动鞋服行业经营,向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方向发展。接下来,贵人鸟在这个战略转型方针指导下,开始了自己的收购之路。

单单是从近几年来简单罗列一下贵人鸟的收购行为:

2015年1月,贵人鸟以2.4亿元人民币投资入股虎扑体育,一跃成为虎扑第二大股东;

2015年7月,贵人鸟以2000欧元投资入股西班牙足球经济公司,在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持股30.77%,是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2016年4月,贵人鸟又开始涉足体育保险领域,联合其他家企业共同投资建设了享安保险,当时贵人鸟出资6500万元;

2016年6月,贵人鸟以3.83亿元投资入杰之行,持股50.12%;

2016年7月,贵人鸟以1亿元投资深圳市星友科技有限公司,在该公司持股45%;

2016年8月,贵人鸟以3.825亿元收购厦门名鞋库,持股51%;

这些只是贵人鸟投资的一部分内容,从表面上看,贵人鸟一直在进行投资并购,但是仔细研究一下贵人鸟这几年的业绩营收却发现,业绩并没有想象中的上升而是开始出现下滑趋势。根据贵人鸟所公布的公司年度财报来看,2018年贵人鸟营收金额为15.36亿元,同比下降2.67%。2017年营收金额为32.52亿元,2016年营收金额为22.79亿元,2015年则是19.69亿元。在净利润方面,2012年贵人鸟净利润高达5.28亿元,但和12年的辉煌战绩相比,之后的每一年的利润都在下滑,2015年贵人鸟净利润为3.31亿元,2016年为2.92亿元,2017年则是1.57亿元……虽然说企业亏损是常态,但是照着这种下滑趋势,贵人鸟承受不了。

虽然一直在投资,但是公司经营不利,利润下滑也是事实,公司承受的压力也是巨大的。虽然公司方面表示,利润下滑是由于财务、管理费用上涨,以及体育产业投资还没有获得稳定的收益,这才导致出现这种情况。为了缓和情势,贵人鸟开始迎来“关店潮”。截止到2017年,贵人鸟在四年内一共关掉了1830家门店。单是2017年,贵人鸟就关闭了零售终端879家,除去新开的503家,也就是说贵人鸟店面还是少了376家,算到一年当中,差不多一天关一家了。

想要转型,又疯狂投资收购,可以理解贵人鸟想要扩大规模,多元化发展的心理。但是也正是贵人鸟的盲目扩张,对自己主营业务却疏于管理,让贵人鸟一步一步走向落败。现如今,在国产运动品牌中,多家品牌已经超越了贵人鸟,贵人鸟也在市场竞争中被甩了下来。

贵人鸟接下来要走的路还是很难的,飞速发展的市场留给贵人鸟的机会也并不多。若是想要再涅槃重生,再创辉煌,也要看贵人鸟之后的发展到底怎么样了。你觉得贵人鸟这只失意的鸟儿在之后的日子里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近日,贵人鸟(603555.SH)发布半年度业绩报告,营收净利双双下滑。公告显示,贵人鸟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5.36亿,同比下滑2.67%。其中贵人鸟自主品牌销售收入6.86亿,比上年同期下降19.51%;净利润0.34亿,同比下滑73.51%。

对于净利润的大幅下滑,贵人鸟方面称,由于原材料、人工等生产要素成本的上涨,贵人鸟自主品牌产量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导致单位成本分摊的固定制造成本上升,以及杰之行国际品牌线下零售店面的铺设,导致营业成本共计发生10.35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6.28%。

新品牌PRINCE、AND1的业务开展,相关研发及人工等成本有所增加,导致共计发生管理费用1.27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23.26%。融资成本的上升,使本期产生财务费用共计1.31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17.72%。上述原因综合导致公司本期净利润发生较大下滑。

蓝鲸产经记者发现,贵人鸟主营业务营收均出现小幅度下滑。从产品来看,贵人鸟服装、鞋营业收入均出现小幅度下滑。其中,服装板块实现营业收入5.49亿,同比下滑8.45%;鞋板块实现营业收入8.35亿,同比下滑3.15%。运动鞋服行业共实现营业收入14.13亿,同比下滑5.10%。

值得注意的是,近三年来贵人鸟净利润处于逐年下降的状态,但其一系列并购动作,使得公司整体现金流更显紧张。近一个月以来,贵人鸟通过不断变卖资产解决现金流问题。8月2日,贵人鸟发布公告宣布出售子公司康湃思。

公告显示,贵人鸟将其持有的康湃思(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37%的股权以及康湃思(北京)体育咨询有限公司37%的股权转让予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转让金额分别为13522.21万元和811.42万元;并同意泉晟投资出售其所持有的康湃思网络30%股权予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出售价款6525万元用以归还贵人鸟借款。出售以上公司股权并收回债权之后,贵人鸟获得了超过2亿元的资金。

8月6日晚,贵人鸟再次发布公告,宣布出售所持有的虎扑13.66%的股权:同意泉晟投资将持有虎扑13.66%的股权转让予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27328万元,价款用于偿还贵人鸟借款本息。相继出售了两家参股公司股权之后,贵人鸟获得了将近5亿元的价款,用于补充现金流并实现自救。(蓝鲸产经鲁佳乐lujiale@lanjinger.com)

贵人鸟“蔫了”:净利暴跌七成,控股股东7.5亿市值股票又遭司法冻结!

来源微信公众号:五谷财经

2018年9月20日晚间,贵人鸟(603555.SH)发布了关于公司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表示其接到了公司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贵人鸟集团”)所持有其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的通知,引发资本市场关注。

公告显示,因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与贵人鸟集团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债权文书一案,贵人鸟集团所持有的贵人鸟10169.5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及孳息(其中:所冻结9700万股已办理质押登记)已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冻结时间为2018年9月19日,冻结期限自2018年9月19日起至2021年9月18日。

据悉,截至9月20日,贵人鸟集团共计持有贵人鸟股份47911.50万股,均为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占贵人鸟总股本76.22%。

本次股份被冻结后,贵人鸟集团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冻结数量为10169.50万股,占贵人鸟总股本16.18%。

截止9月21日收盘,贵人鸟股价约为7.41亿元;

粗略计算一下,贵人鸟控股股东遭司法冻结股票市值在7.5亿元左右。

8月31日,贵人鸟公开了2018年半年报,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5.36亿元,同比下降2.67%;

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0.34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的1.30亿元,降幅高达73.51%,营收与净利双双下滑。

实际上,这已是贵人鸟从2016年开始,连续第三年的净利下滑。

数据显示,2016年中期,贵人鸟净利润下滑9.9%至1.57亿元,2017年中期,其净利润下滑17.26%至1.30亿元,2018年中期又下降73.51%至0.34亿元,降幅也在不断扩大。

对此,贵人鸟方面解释称,由于原材料、人工等生产要素成本的上涨,贵人鸟自主品牌产量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导致单位成本分摊的固定制造成本上升,以及杰之行国际品牌线下零售店面的铺设,导致营业成本共计发生约10.35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6.28%。

另外,新品牌PRINCE、AND1的业务开展,相关研发及人工等成本有所增加,导致共计发生管理费用约1.27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23.26%。

融资成本的上升,使本期产生财务费用共计1.31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17.72%,上述综合原因导致其本期净利润发生较大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贵人鸟主要从事贵人鸟品牌运动鞋服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贵人鸟品牌属于其自有品牌,其中贵人鸟品牌运动鞋以自产为主,服装则向外协厂采购,销售主要以批发为主。

同时,贵人鸟控股子公司杰之行、名鞋库运营的国际及国内一线知名品牌体育产品的代运营、代理销售及分销。

目前代理销售的运动品牌包含耐克、阿迪、UA、匡威、NewBalance、李宁、新百伦、斯凯奇、亚瑟士、DC、PUMA等,产品涵盖了各类运动服装、鞋帽、配件、运动器材等;

子公司BOY从事的足球经纪业务,服务内容以及收入来源主要包含对球员服务和对俱乐部服务两部分。

但尴尬的是,作为其收入主要来源的自有贵人鸟品牌鞋服,目前反而成为牵扯其业绩下滑的主要因素。

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贵人鸟运动鞋服行业营收约为14.13亿元,占总营收的92%,同比下降5.1%,毛利率为30.6%,较上年同期减少约6个百分点;

同期,虽然贵人鸟旗下招商及代运营业务、体育经纪业务实现的营业收入都在同比增长,但因占比太低,推动作用并不明显,而且,这两大业务的毛利率也在萎缩之中。

从分渠道看,2018年上半年贵人鸟线上与线下销售收入分别约为2.6亿元和12.43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约为17%、83%;

与上年同期相比,线上销售有所增长,但作为“顶梁柱”的线下销售仍在下滑。

对此,业内人士向《五谷财经》特约、独家撰稿人王诣予表示,虽然贵人鸟在半年报中将其净利下滑归结于制造成本的增加以及新品牌业务开展和线下零售店面的铺设,但究其根本仍是其鞋服类产品销售下滑导致的业绩萎靡。

“贵人鸟自主品牌产量较去年有所下滑,虽然原材料以及人工成本上涨是其中一个影响因素,但市场才是其主导因素,这也反应出经销商库存增加,服鞋市场对贵人鸟品牌的需求并不强烈,这与其并未一直坚持自身品牌的深耕布局,反而选择多元化发展有关。”业内人士称。

据了解,2015年初,贵人鸟参股虎扑体育,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同年7月,贵人鸟又联合虎扑体育和景林资本成立了动域资本,通过子公司2000万欧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TheBestOfYouSports,S.A,持有其30.77%的股权。

2016年,贵人鸟又先后投资了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买下美国篮球装备品牌AND1在大中华区为期31年的独家运营权。

还收购代销耐克、阿迪等多品牌体育运动产品的线下零售渠道商杰之行和名鞋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2017年9月,贵人鸟出资2000万美元收购了PRINCE品牌在配资114及韩国区域商标资产所有权,获得PRINCE品牌产品涉及的核心专利和技术永久免费使用权,并成为PRINCE品牌全球指定供应商。

此外,贵人鸟还入股过互联网体育游戏,并与其他资本方一起进驻过体育保险领域。去年3月,贵人鸟还准备花27亿元溢价收购威康健身100%的股权,但最终交易失败。

对此,业内人士向《五谷财经》特约、独家撰稿人王诣予表示,贵人鸟近年连续的跨界投资,大都是在某一行业大火、表现出较大的市场空间的背景下进行的,是为实现资本层面的短期获利,但目前看,并没有给贵人鸟的业绩带来明显的良性改善,反而在不断增加其资产负担。

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贵人鸟进入到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导致转型并不理想。“这些多元化业务之间的关联度并不大,没有办法形成协同效应,反而有可能导致互相制肘,影响其他业务的发展。与此同时,这些业务占用了集团较大一部分资金,对于企业长远发展来说,这种做法是不理智的。”

由于业绩不佳,贵人鸟被迫进行“瘦身”计划!

今年8月,贵人鸟将其持有的参股公司康湃思体育和康湃思咨询各37%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转让金额分别为1.25亿元、811.42万元。

同时,贵人鸟还同意泉晟投资出售其所持有的康湃思网络30%股权给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获得的6525万元转让金额用以归还贵人鸟借款。

8月6日晚,贵人鸟再次发布公告,宣布出售所持有的虎扑13.66%的股权:同意泉晟投资将持有虎扑13.66%的股权转让予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2.73亿元,转让金用于偿还贵人鸟借款本息。

这也意味着贵人鸟近年跨界投资的商业价值远不及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近期只能靠接连转让股权来维持资金周转,不禁令人唏嘘。

屋漏偏逢连夜雨!

9月20日,贵人鸟控股股东所持有的部分股份又被司法冻结,使其本身就薄弱的资金实力面临严峻挑战。

“目前,鞋服市场竞争不断加剧,从整体看仍处于产能过剩阶段,挤压式竞争格局仍将长期存在,各大服鞋品牌也在纷纷推出系列新品来满足消费者喜好,贵人鸟也在进行新品牌PRINCE、AND1的推广布局,但此时其控股股东所持其大比例股份被冻结,未来经营情况不容乐观。”业内人士表示。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悠然SF104

  • 要闻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
配资网导航又被大家称作中国股票配资导航网,一切以客户需求为导向,努力构建一个更加高效安全的金融服务系统,让理财用户的财富增值远远跑赢cpi,让获得更低的成本,让投融双方紧密合作善,对于喜欢金融投资的朋友来说一定要记住正规配资公司排名。 广告联系qq:2714838293